<form id="hdlxh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源遠流長的大理茶文化
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吳棠 

                  一、大理茶史話 

                  茶起源于中國,云南是茶的原產地,是茶的故鄉。我國悠久的茶業歷史“一方面為人類創立了全部的古代茶葉科學技術,同時也為世界積累了最為豐富茶葉歷史資料”。在浩瀚的古籍文獻中,大量記載著茶事、茶史、茶法及茶葉的栽培生產技術,加上幾千年逐步形成和演化的飲茶習俗,使飲茶文化成為我國民族精神文化的一部分,也是對人類作出貢獻的一部分。 
                  茶從發現到利用,經過一段漫長的歲月,一些古籍認為飲茶始于春秋戰國,清顧炎武在《日知錄》中說:“秦人取蜀,而后始有茗飲之事。”《華陽國志》記載,周武王伐紂后,巴蜀等國曾以茶作貢品。再從王褒《僮約》看出,西漢時期四川一帶產茶已有相當規模。漢代以后,茶事史料逐漸增多;西晉之后,茶成為從士大夫到平民都喜愛的飲料。從茶的栽種、飲用到傳播,佛教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。佛教漢代傳人中國,南北朝盛行。佛教提倡坐禪,飲茶可以提神醒腦.驅除睡魔,有利于清心修行。唐玄宗時,泰山靈巖寺和尚坐禪時常打瞌睡,住持允許飲茶以提神。從此,佛寺中飲茶成為習俗,一些名山大川的寺院所在地開始種茶樹,講究飲茶。我國的名茶很大一部分最初是由寺院種植、采制,如四川蒙頂、黃山毛峰、廬山云霧、天臺華頂、西湖龍井、雁蕩毛峰等名茶,都是產于寺院附近。大理的名茶與佛寺也有不解之緣,最早栽種于三塔寺和感通寺.以感通茶最負盛名。 
                  感通寺又名蕩山寺,創建于唐,擴建于元,而盛于明,是大理建寺最早、有代表性的佛教叢林,極盛時有大小佛寺三十多院落,楊升庵、李元陽多次游覽感通寺,相互研討學問,吟詩唱和,并把他們在寺中住所題為“寫韻樓”。徐霞客到此對蕩山景色大加贊賞,后又有擔當和尚從雞足山來此定居直至圓寂。擔當生前曾寫過一聯:“寺古松森,西南攬勝無雙地;馬嘶花放,蒼洱馳名第一山”。另一位文人萬秉義在《登寫韻樓奉懷楊太史及唐大來》詩里寫道:“書法詩畫推三絕,太史名僧共一樓。”名山、名寺有名茶,感通寺茶在地方志中列為大理的首選名茶。 
                  明萬歷年間,李中溪邀巡按劉維(江陵人)游蕩山時以茗招待。感通茶品種好,又有寒泉,水質也好,但烹茶之法不當,還是沿用民間煎煮的習慣,“水熟則渾,而茶味已失”。遂由劉維教授印光和尚烹茶之法,茶葉才更佳。為此事,李中溪重修感通寺時.在泉池上建了一座“寒泉亭”以記其事。劉維也寫了一篇《感通寺寒泉亭記》。文章不長,照錄如下: 
                  “點蒼山末有蕩山,蕩山中立者曰感通寺,禪僧印光住錫處也。寺旁有泉,清冽可飲。泉之旁樹茶一株,計其初植時不下百年物也。自有此山即有此泉,有此寺即有此茶。采茶汲泉烹啜之幾數百年矣,而茶法卒未諳焉。相傳茶水并煎,水熟則渾,而茶味已失,中溪李先生每不以為佳。萬歷庚辰仲春日,先生偕楊君明齋,李君金嵩,蘇君帶云,邀余游躬詣泉所。囑印光取水、發火、拈茶如法烹而飲之,水之清冽雖熟不解其初,而茶之氣味則馥馥襲人,有雋永之余趣矣。先生既飲茶釋杯謂余曰:‘君萬里按滇為余憩此,首發茶妙事奇而可傳矣!’” 
                  從這篇文章看出,明以前蕩山就產茶,已有幾百年歷史。大理地區飲茶方法經歷了一個漫長的變化過程:從古代采摘生葉煎服作為藥用,發展到以茶當菜,煮作羹飲,到《蠻書》中說的:“茶出銀生城界諸山,散收無采造法……以椒、姜、桂和烹而飲之。”即與茶共煮而飲的方法。再后才從煨煮進步到沖泡,使茶葉固有的芳香得到更好的發揮。同時要講究泡茶用水,泉水為上。選用好水才能顯出好茶的香醇甘美。這是我國自古以來積累的飲茶經驗:新鮮優質的茶葉,甘冽的泉水,適宜的沖泡方法,還要有精致的茶具,才能顯出好茶的醇美,使飲茶者真正領略到飲茶的情趣。感通茶用寒泉水,加上沖泡得法,感通寺的名茶、名泉相得益彰,使感通山麓幾百年來一直成為大理一塊游覽勝地,而且與茶文化發生了密切聯系。例如文人墨士都喜歡喝茶,品茶賦詩習以為常。有關感通茶事的詩文很多,略舉數例。劉謙《感通寺與僧話舊》:“竹房瀟灑白云邊,僧話留連茗重煎,海山久思惟有夢,山中長住不知年。”沐磷(云南總兵)《游感通寺》:“玉壺瀉酒春疑聾,石鼎分茶霧滿甌,禪院參差三十六,恍疑身到洞天游。”普荷(擔當)《寫韻樓歌》中有“愧我無酒要賠茶”;黃元治《寂照庵贈橐峰上人》有“雀舌茶香秋露白”,及“行到白云山下處,風吹松子人茶甌”等句。 
                  感通寺20世紀60年代雖遭破壞,近年經群眾集資重修大殿;國家投資修建入山公路,現辟為蒼山的風景點之 


                一。對感通茶應該給予應有的地位,使優良的寺院茶文化傳統得到繼承。 
                  二、花園茶室 
                  茶的發展到南北朝時已成為一種“比屋皆飲”的普通飲料。當時清談之風盛行,開始出現供人們喝茶談天的處所叫“茶寮”?!√拼_元年間,內地城市已有煎茶出賣的店鋪,投錢可飲。宋代以賣茶水為業的茶坊已較普遍。到明清時,茶樓、茶館、茶園到處可見,飲茶成為人們普遍的交際方式。我國西南地區種茶、飲茶的歷史既然悠久,茶館、茶室的種類和數量也就特別多。 
                  大理清代府縣所在城鎮都有茶館,較大的村莊有茶鋪,逢街集市有茶棚,都賣烤茶。民國時期大理的茶館分為:吃閑茶的茶鋪,講評書的茶館,作為幫會聯系點的茶鋪,趕街歇腳休息的茶攤。這些茶館都帶有濃厚的地方特色和鄉土氣息。其中最能反映大理茶文化的是花園茶室。 
                  養花是大理傳統習俗,當地白族、漢族擅長花卉園藝。無論貧富人家都要種上幾株木本花卉,少則十多盆,多到上千株?;ǘ嗟娜思曳Q花園,兼賣茶水叫花園茶室。規模有大小,布置清幽雅致,陳設各具匠心。在花木扶疏的庭院,用綠籬分隔出若干間茶座?;ㄅ锉稳?,盆景千姿百態。大理石茶桌,劍川躺椅,清茶、烤茶、菊花茶隨君選用。茶具(蓋碗)干凈,招待殷勤,泡茶開水要現漲現沖。顧客交談互不干擾,就是一個人慢慢品飲,也飲得出神。更別說一二知己或久別重逢的友人,邊飲邊談、邊欣賞風光宜人的花園景色,是一大樂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舉個實例:20世紀40年代到建國后的初期,大理四牌坊的余家茶鋪,庭院雖小,但能擺下十多張圓的和方形
                的礎石桌。庭中一棵古樹,攀援著紫藤和素馨;花臺上石山盆景,山茶、杜鵑和月季擺得錯落有致。茶室的主顧多半是學生,筆者正在大理省中肄業,是這里的???。茶鋪老板姓余,父子兩代繼業。兒子余昆性格活躍,摸得著每個茶客的脾氣:誰坐慣哪張桌子,要烤茶還是清茶。你進門后就隨手遞上一個棉布坐墊,待你坐下,蓋碗茶就放在桌面。他右手挽提一壺漲水,快速沖滿碗邊而不溢漏,其技術可稱得上是“茶博士”。然后又送上一碟碟帶殼炒花生、煮松子、葵花子、南瓜子、炒豆等干果隨你取用,走時按空碟計費。同學來這里休息談天或復習功課,日子久了,茶客與余家熟悉得有如朋友和家人。畢業后同學再回大理,都要到花園茶室聚會或回味,花園茶室令人終生難忘。類似余家茶鋪這種花園茶室,在大理有好多家,外地來大理旅游觀光的人對花園茶室非常贊賞,認為是一種美的享受。省內有仿效的如50年代保山也有幾家。其中鶴慶人在保岫西路開了“丁家茶園”,昆明吳井橋茶室也有花棚茶室。說明花園茶室是很有生命力和特色、雅俗共賞的茶館。 
                  60年代之后花園茶室“解體”,有著千百年優良傳統的茶室被改為“茶水站”或“公私合營”,或居委會代管。大鍋爐燒水,溫吞水泡茶,自找凳子,自倒開水,一切“自我服務”。茶室只留下喝水解渴的單一功能,茶文化的好事物被丟掉了。撫今追昔,大理至今沒有一家像樣的花園茶室。 


                  三、茶的禮儀 
                  客來敬茶是我國的傳統禮節。我國是個多民族的國家,在飲茶習俗上各有不同的特點。大理地區的白族、漢族、回族、彝族等都有重情好客的傳統美德,對待客人十分誠懇,講究民族禮儀。大理有“文獻名邦”的美譽,由于接受漢文化的影響較早,民俗中有關茶的禮儀保持著一部分中原文化的古風,又創造出一些獨具民族特色的習俗。例如民間男女訂婚要下聘禮,俗稱“四色水禮”,茶葉是四色之一。明代許次紓在《茶疏》中談到女子受聘,男方須以茶為聘禮。因為古人把茶看作是一種“至性不移”之物,就像民諺說的“一家女不吃兩家茶”的含義。又如到遠處探訪親友,帶點茶葉送去表示敬意和問候等等。 
                  客人來家用茶招待,往昔要上三次茶即“三道茶”:第一次苦茶,用祥云特制砂茶罐現烤現沖;第二次上甜茶,用紅糖加烤茶汁:第三次上核桃茶,即糖茶加核桃薄片。“三道茶”各地不盡相同,如現在茶會選用的第三道茶是加蜂蜜和花椒,以示“頭苦、二甜、三回味”。其實大理一帶招待客人的茶飲還很多,如乳扇茶味道又美又富有營養。結婚男女拜堂之后,新媳婦要向公婆、長輩獻上蜂蜜茶,茶中放松子仁。 
                  從飲茶風習演變看,“三道茶”可以劃屬茶宴一類。按正規禮儀,宴前先品茶,再入席,餐畢又繼續飲茶暢敘,然后才告辭?,F時喜慶宴請還保留這種禮儀,只是在茶葉的選用和沖泡技術上加以簡化而已。 
                  80年代以來,第一次把“三道茶”習俗用文字加以介紹的是吳棠寫的《白族三道茶》,刊于創刊不久的《春城晚報》副刊《大觀》(1980年)。然后是《大理風情錄》中《白族烤茶與下關沱茶》(1981年),作者是尹明舉、施立卓、張開元、張世慶。近年來,大理州白劇團、博物館等單位為了適應大理對外開放旅游的需要,推出白族“三道茶”融茶宴、歌舞為一體,受到中外來賓的歡迎。從禮儀形式看,是對大理飲茶習俗的創新,將形成應用于交際場合,具有民族特色的茶會。 


                  四、沱茶一枝花 
                  我國悠久的產茶歷史,富饒的茶樹品種資源,以及卓越的采制技術,形成豐富的茶葉品類。云南是茶的原生地,茶的產量、品種、質量,在全國說來都位居前列。其中“下關沱茶”享譽中外,在綠茶類里的緊壓茶中一枝獨占。 
                  下關沱茶系選用云南大葉種上等青茶作原料,通過高溫蒸壓而成。造型優美,芽肥葉壯,白毫顯露,湯色澄黃明亮,香氣清香高純,滋味醇厚鮮爽,具有飲后回甘的特點。下關沱茶的生產歷史近百年,積累了從選料到制作的一套特殊技術,質量和信譽一直為廣大消費者信賴。經我省進出口商品檢驗局嚴格質量鑒定,各項成分都符合國家食品衛生安全要求,評論為是一種良好的保健飲料。 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下關沱茶的品評,早在建國前的西南各省和東南亞國家列為綠茶中的上品。舉民國時期(1947年)陳邦賢撰寫的《自勉齋隨筆》一書中的一則評述: 《下關的沱茶》 “這個下關是說的云南的下關,不是說的南京的下關。在四川一帶,茶風很盛,有沱茶,有香片,有菊花,以吃沱茶的最多。沱茶要以下關沱茶為上品。茶味頗濃,顏色呈金黃色,并且可以耐泡。北碚的茶館很多,以趙家小樓的茶最好,是沱茶。用三七成搭配,就是沱茶七成,加入別的茶葉三成。”從這段隨筆可看出沱茶在省外之珍貴。 
                  近年下關茶廠又推出幾種新的成品茶:高檔的“蒼山雪綠”,特點是“山高茶美,湯色黃綠,香醇味爽,風韻獨特”。中檔的“春尖”,條索肥嫩,白毫明顯,香氣清醇,味濃可口。大眾化的“滇綠”,色澤油潤,香氣清鮮,滋味醇厚,經久耐泡。 


                  五、繼承與創新 
                  大理的茶資源既有悠久的歷史,又有豐富的文化內涵,還有較高的經濟價值,但是多年來沒有引起重視;除沱茶生產之外,似乎是任其自生自滅,有些好的傳統被丟棄,丟掉的卻是優秀的民族文化,現在是該搶救了。 
                  一是恢復“寺院茶”和花園茶室,再擴大到各風景名勝點,使大理茶文化滲透到精神文明建設的領域,培養人們的高尚情趣。如重點恢復感通山的自然景觀和人文內容:重建寫韻樓、擔當詩碑、寒泉亭、供應山泉水泡的感通茶。逐步在蝴蝶泉、團山、三塔寺、將軍洞、下關溫泉等處開設具有地方特色的茶園、茶座。大理城內的玉洱園和下關市區的花鳥市場應辦像樣的花園茶室。一定要注意環境清幽、茶具配套、茶葉上乘、水質良好,服務周到?;▓@茶室最好鼓勵私人興辦,保持家庭庭院式的花園特點,格調高雅,切忌庸俗、雜亂,使到花園茶室休息、飲茶的人能受到茶文化的薰陶。人才培養得啟用老一輩開茶館有經驗的人,以師傅帶徒弟方式帶出一批“茶博士”。 
                  二是慎重對待白族茶藝的創新。舉“三道茶”為例,愚以為仍應保持傳統特色為好。穿插民族歌舞給外地賓客有新鮮的感覺固然是好,如果不以“茶”為主,發展下去就會形成不倫不類的大雜燴,失去吸引力。如果茶的質量不好,不如去觀看演出,所以要在“茶”上多下功夫。路子是寬的,如可改進為“白族茶宴”;還可大力提倡“茶會”,以招待更多客人。茶會不必像古代茶宴那樣豪華隆重,也不須像“茶道”要有一套嚴格的禮儀、規范。人手一杯烤茶,座談會、學術討論會、歡慶佳節、接待來客、歡送友人等都可適用,既簡單隆重,又輕松愉快。適當擺設糕點、干果、蜜餞,效果更好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創新是好,要在繼承優良傳統的基礎上創新,不能別出心裁去搞淺浮的“花樣翻新”。白族的“三道茶”上省、進京,一些個體飯館、賓館也在標榜“三道茶”以招徠顧客。“三道茶”要有一定的規范,如果說只重形式不注重內容和質量,那將會敗壞白族茶藝的名聲?;謴突▓@茶室應是當務之急,讓外地賓客在花園茶室品茗、休息,體會一下真正的茶文化。離開大理時帶上一點禮品茶,大理茶文化的傳統就可得到發揚光大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選自《沱茶 天下——下關沱茶與滇西茶文化文選》)  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中文字幕无码人妻丝袜,久久伊人精品青青草原高清,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
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dlxh"></form>